兼職是做什麽的很膽小。我怕黑,怕鬼,怕一個人回家,甚至是怕鳥,可是我最怕的,還是你。

  當然,也許這已經是從前的事了。在過去的某一天裏,我被迫面對你,含著淚與恐懼的顫抖和厭惡面對你。然後,一點一點地認識你,讀你,走進你的世界。

  讓我如何接受你呢?你總是抛一些棘手的難題給我,你讓我不知所措,你讓我的大腦無數次地激起火花,在一片未知的混沌與黑暗中橫沖直撞,猶如走在四維空間的抽象迷宮裏,繞不出的光明讓我焦灼的心煩躁地燃燒,然後你再潑我一盆冷水,剛熄火的大腦一片空白,因而更增加了我對你的憎惡。因而每一次搏鬥之後,我那可憐的腦袋就會發出癱瘓警報。

  可是這有什麽辦法?我總是要面對你,于是先說服自己,突破心裏這堵牆,重新解讀你。

  坐在桌前,我獨自面對你。我先對你笑了笑,可你卻依舊板著臉冷冰冰地盯著我。軟的不行來硬的,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就不信了,別人能跟你融洽相處,我就不行了?于是我撸起袖子,准備與你單挑。你總是冷冷地沉默著,可每次我都受不了你對我思維的轟炸,于是我只好來搬救兵。

  爸爸出馬了,他耐心地教會我如何面對你,如果和你做朋友,盡管接受你的過程很辛苦,也很煎熬,但這是必經之路。

  終于,我學會更加平靜、耐心地和你交流,學會在你身上注入更多的愛,學會花更多地時間與你切磋。

  漸漸地,我才發現,原來你也不是那麽冷冰冰,只要我好好讀你,嘗試去喜歡你,你也會對我微笑,也會回報我許多的快樂。因爲讀你,我才克服了對你的畏懼與反感;因爲讀你,我的思維才有了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高度;還是因爲讀你,我才能越來越沉靜,越來越享受思考。讀你越多,懂你越多,越覺得你的背後還藏著那麽多的奧秘,你的身上還閃耀無窮的奇妙寶藏。懂你越多,愛你越多,越覺得你才是我的良師益友,每每與你交談,都能獲得精神上的滿足。也是因爲讀你,我才能在面對其他困難時,拿出讀你的那份勇氣,才能充滿自信地在生活的道路上披荊斬棘。

  如果不讀你,現在的我不知在哪裏。幸好讀了你,我的生活中才摩擦出一道獨特而絢麗的火花。

  讀你,懂你,愛你。親愛的數學,你好嗎?

 在《西遊記》中悟空在如來面前與玉皇大帝爭高下,悟空聽得如來講訴玉皇大帝自幼修行,曆千難萬劫方成正果之事,之後仍欲與其爭高下,結果被如來一巴掌拍在五指山下。如來何意?僅是希望悟空知難而返嗎?恐怕不是。我想如來是給悟空“世俗何以難成神聖”一個答案。

  世俗與神聖之間的區別,不僅是兩者人多人少這樣表面的問題,而是藏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成本核算”問題。

  “成本核算”是我們每一個人心中的一把尺,我們做事之前,總是會用它去衡量。在很多方面,世俗的尺與神聖的尺大有不同,拿當下最流行的稱號“學霸”來說再好不過了,我們稱呼那些極強的“學霸”叫“大神”,“大神”平時幹什麽呢?讀課本,寫教輔。“世俗”的“學民”“學渣”幹什麽?讀課本,寫教輔,等假期,看帥哥,看美女……我們可能會認爲把青春消耗在青燈白卷之下太虧了,但大神們認爲好的成績才是日後美好前程的王道。不消問爲何國家領導人,商海精英皆出身名牌,單看今日之“成本核算”,人人心中尺的大小就已使日後的我們有了“世俗”與“神聖”之分。

  “成本核算”絕不僅是一把尺。因爲很多時候它實在高昂,足以讓絕大多數人膽寒。巴基斯坦有一女孩爲該國長期以來女性得不到教育,地位之低下之事奔走呼號,國內剛有反響即被槍殺,所以整個國家都保持了緘默,盡管很多人都清楚這些長大後會成爲母親的女孩將成爲整個民族的災難。巴國力不強,巴國力何以強!世俗之心亦大哉!世俗的我們羨慕曼德拉“彩虹國聖人”的美名,但我們踐行不了“我願爲理想獻身”的話語;世俗的我們景仰笛卡爾的博學,但我們接受不了被整個社會迫害的事實。世俗難成神聖,正因爲如此,每一個神聖身後都傷痕累累,他們承受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方成世人仰望的神聖。這一種代價,非神聖之人誰與承擔焉!

  我們更願去成爲世俗,因爲我們已經這麽做了,但身爲世俗,我們難成神聖,可我們仍然可以行神聖之事,那些美好品德,正是神聖啊!我們不能濟世救民,但我們可以扶貧濟困,我們不能顯于後世,但兼職是做什麽的們也不妨憑借仁孝之名立足鄉裏。世俗難成神聖,但世俗之人亦可成神聖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