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回到家,迎接正規******公司官網的依舊是你,你說,知道我今天回來,所以我沒去幹活。我笑著看著你,不知何時你的臉上又添了幾道皺紋,頭上的發絲又白了幾根,別過臉把傷感的淚水吞回肚子裏。你追著我問學校的新生活怎麽樣,朋友可有幾個……我望著你忙碌的樣子,把那些憂傷的是憋到心裏,我不忍心告訴你昨天因爲夢見你離開我,整夜處于哭泣的狀態,卻掙紮著醒不過來。我知道,如果時間一切都逃不過生老病死,那麽你能不能等等我,等我足夠強大,等我長到能夠愛你的年紀,等我能夠適應時間所有的別離,等我也像你一樣長出白發……
  你擁有一切讓我無法企及的能力,活脫脫一個現實版的哆啦A夢。
  因爲從小跟你一起生活,所以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感情。每天不厭其煩地喂我吃飯,輔導我作業,用口水塗蚊子咬的包,以及……我保證這絕對是溺愛性的教育方法,但好在我沒恃寵而驕。
  初中報考志願時,幾乎一致建議我到就近的高中。只有你高調建議我到縣城讀書,我問你,怎麽舍得放我走啊。你說,舍不得,可你終歸也長大了,也該學會飛了。我抹了把淚,心裏想著我就是個混蛋,越是被給予的太多,就越是想索取的更多。
  在家看《爸爸去哪兒》,看到田亮哄Cindy睡覺時手忙腳亂的樣子,突然想到你曾經對我說小時候的我常常在睡覺前最折騰人,擾得人不得安生。如果可以,我願用我的活力來換你一世不白頭,這麽多年,總是不停向你索取,卻不曾向你說謝謝,最近這幾年,看到你的背影我總是莫名傷感,害怕你太快老去,而我還沒有學會強大。我問你:怎麽舍得放我走啊?你說:舍不得,可你終歸長大了,也該學會飛了。我抹了把淚抱著你的脖子狠哭一頓,心裏想著我就是個混蛋,越是被給予的多,就越想索取更多。
  現在我一回家,你仍會做一大桌子菜,追著我不停地問東問西,總是最經典的但句話:做什麽,飯吃了嗎,別太累。于是我便失去了耐心,只是你美美結束時的一句:“那我就放心了”,讓我忍不住在心裏罵上自己千百遍。
  我不知道生命何時結束,但將永遠會銘記,是你賦予我世界——
  親愛的奶奶,我真的很愛你!

時光匆匆如流沙逝于掌心,拼命的想要抓住,卻流逝的更加迅速……
  “注定留不住的,在天堂,請安好。”我在電腦上敲出來這幾個字,每個字母的敲出,都快要使鍵盤發出粉身碎骨時的嘶吼……
  我走在從學校回老家的路上,把速度一再放慢,我不想去證實,證實那個讓人心碎的事實,我希望這是一條永遠走不完的路,可這終究只是希望。和以前看過的葬禮的場面一樣,只不過這一次,心痛了。我在忍,忍住眼中的淚水,我不想爲這淒涼的氣氛再添沉悶,我不想去承認這種事實。人就是這樣的,擁有的時候不知道珍惜,失去後才追悔莫及,我想再和她鬥鬥嘴,再牽牽她的手,可從那一刻起,都只是夢了。
  奶奶八十大壽了,這是我們家人聚的很全的一次,抛開了所有的矛盾,就爲了這一天奶奶的天倫之樂。屋裏屋外都擠滿了人,每個人心裏的幸福和喜悅都洋溢在臉上,或許是看到子孫滿堂時的欣慰與幸福吧,奶奶的眼中充滿了淚花,口中不停地念著:“好,好,都來了,都來了。”我們坐在奶奶身邊,就那樣陪她笑著,幸福著,感動著,那一刻,真祥和。多希望那一天永恒的定格,快樂幸福就那樣貫徹了整個冬天。窗外的雪,化了……
  然而從大喜轉到了大悲,那是第二次家裏的人聚的很全的一次,只不過這次是在醫院,病房裏熙熙攘攘,一聲聲啜泣,一聲聲哀號。奶奶只是那樣的坐著,時而發出一聲呻吟,心肌梗塞,大面積心肌細胞壞死讓她難受得快要窒息。她拉著我們的手一句句的囑托著,那樣吃力,那邊紅了眼的爸爸,那邊不停踱步的小叔和泣不成聲的姑姑……每個人的雙手都緊握著,每個人的心都在祈禱,每個人的淚水都在眼中打轉。而奶奶只是那樣坐著,時而發出一聲呻吟……
  終究逃不過死神的手掌,奶奶的葬禮在那一天舉行,那天的天空是灰暗的,它在爲它帶走了她的生命而內疚吧我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把速度一再放慢……靈堂內外又熱鬧了一次,只是這熱鬧中摻雜了好多淒涼,好多悲傷,人已經不在了,就這樣逝去了。冰冷,窒息,筆挺,完結,生命只是如此簡單的結束,留下了正規******公司官網們,留下了思念,時間是賊,盜走了快樂的日子,抛下了痛苦的留戀,匆匆流年,逝去的終究逝去了。
  門外的小狗又餓的叫了,可這人卻是隨葉落了……